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職工安置

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在破產程序中的清償順序問題

作者:浦崢 廖宏娟 時間:2020-07-01 閱讀次數:101 次 來自:審判研究公眾號

職工債權,也稱為勞動債權,是指因為企業拖欠職工工資、勞動保險費、因企業破產解除勞動合同應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等所發生的職工請求企業給付一定金錢的權利。[1]《企業破產法》第113條規定了職工債權的具體范圍。[2]企業破產后,職工債權在破產清算程序中具有優先受償性。傳統的職工破產債權確認糾紛,主要是企業職工對破產企業管理人不予確認的職工債權范圍或金額有異議而提起的訴訟。

近年來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第三方,如政府、村(居)委會、勞動保險機構、欠薪保障基金管理機構、其他單位或個人等,為破產企業墊付職工債權而對破產企業產生的債權,在向破產企業管理人申報債權時,管理人不予確認優先權,故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為職工破產債權或按照職工破產債權的順序優先清償。因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而對破產企業產生的債權能否確認為職工破產債權,從而享有優先受償性?對此,破產法及司法解釋沒有明確規定,這是司法實踐中一個難點問題。

一、各地法院對“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的相關規定

企業由于經營不善出現拖欠工人工資等情況后,勞動者或會出現一定程度的較為強烈的反應。為保障勞動者生存權利,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當地政府一般會出面協調第三方代為支付工人工資等費用。第三方墊款后,對企業產生的債權在企業破產程序中能否認定為職工破產債權,雖然沒有明確法律規定,但為指導審判實踐,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審理破產案件的意見、會議紀要,以及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出臺的審理破產案件的指南或規范中對此作出了相應規定,我們先來梳理一下。

這里,先來看一看最高人民法院相關規定。

1 . 《關于正確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為維護市場經濟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問題的意見》(2009年6月12日):5.對于職工欠薪和就業問題突出、債權人矛盾激化、債務人棄企逃債等敏感類破產案件,要及時向當地黨委匯報,爭取政府的支持。在政府協調下,加強與相關部門的溝通、配合,及時采取有力措施,積極疏導并化解各種矛盾糾紛,避免哄搶企業財產、職工集體上訪的情況發生,將不穩定因素消除在萌芽狀態。有條件的地方,可通過政府設立的維穩基金或鼓勵第三方墊款等方式,優先解決破產企業職工的安置問題,政府或第三方就勞動債權的墊款,可以在破產程序中按照職工債權的受償順序優先獲得清償。

2 . 《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2018年3月4日):27.企業破產與職工權益保護。破產程序中要依法妥善處理勞動關系,推動完善職工欠薪保障機制,依法保護職工生存權。由第三方墊付的職工債權,原則上按照墊付的職工債權性質進行清償;由欠薪保障基金墊付的,應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順序清償。債務人欠繳的住房公積金,按照債務人拖欠的職工工資性質清償。

此外,部分地方法院針對上述問題也作出了相關規定,以便指導實務操作

1 . 江蘇高院

《破產案件審理指南(修訂版)》(2017年11月17日):七、破產債權及清償順序  6.代為清償職工債權的處理。代為清償職工債權形成的對債務人債權,按照職工債權清償順序予以清償。

2 . 上海高院

《破產審判工作規范指引(試行)》(2018年8月31日):九、破產清單 5.第三方墊付勞動債權。根據《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二十七條規定,由第三方墊付的勞動債權,原則上按照墊付的勞動債權性質,即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順序進行清償;由欠薪保障基金墊付的,應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順序清償。

3 . 山東高院

《企業破產案件審理規范指引(試行)》(2019年9月26日):第九十二條第四款  他人代債務人墊付工資和醫療費用、傷殘補助、撫恤費用、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住房公積金等費用的,應當在人民法院規定的債權申報期內進行債權申報,管理人可按職工債權予以確認并予以公示。

4 . 云南高院

《破產案件審判指引(試行》(2019年5月20日):第八十六條規定,他人代債務人墊付工資和醫療費用、傷殘補助、撫恤費用、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住房公積金等費用的,應當在人民法院規定的債權申報期內進行債權申報,管理人可按職工債權予以確認并予以公告。

5 . 深圳中院

《破產案件債權審核認定指引》(2017年9 月4日):第七十二條規定,勞動監察機構、社會保險機構、欠薪保障基金管理機構、工會、債務人經營場所的房屋出租方以及其他主體為債務人墊付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住房公積金、補償金等費用的,視為職工債權。

綜上,通過各地法院對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的相關規定,我們可以初步總結出如下裁判規則:由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住房公積金、補償金等費用)產生的對債務人的債權,視為職工債權,原則上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職工債權清償順序進行清償;由欠薪保障基金墊付的,應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順序清償。 

二、“墊付職工債權”確認為職工破產債權的理論基礎

1 . 優先保障勞動者生存權的需要

職工債權體現了人的權利,也反映社會權利。保障人權首先是保障生存權,作為生存權的基本內容和基礎的生存利益是人的最起碼的需求,工資是與人的生存利益攸關的。企業破產時對職工的正當權益必須予以妥善保護,對職工債權更是應當予以充分清償,這不僅是職工在破產法上的權利,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公民在憲法上享有的社會保障權利。[3]

因此,法律規定職工債權在破產清算程序中享有優先受償權。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優先保障了職工的生存權利,由于第三方的墊款行為導致企業對職工債務的消滅,由此產生新的債權與原來的職工債權應當具有同等的地位,即第三方對破產企業享有的債權也應當優先清償。

2 . 權利主體變更,權利的性質并未變化

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從本質上說是第三方自愿管理破產企業事務的無因管理行為,其沒有法律上的義務,由此產生的債務可以稱為無因管理之債。第三方墊付款項后,相當于取代了勞動者的地位,主張權利的主體由勞動者變成了第三方,但是權利的性質并未發生變化。如果沒有第三方的墊款行為,勞動者的債權在破產程序中也具有優先受償權,因此對于破產企業來說,清償對象的變化并不會影響其清償能力和清償范圍,也不會損害其他債權人的利益。

3 . 有助于鼓勵第三方墊款行為

法律規定體現的是法律的價值追求和價值取向。破產法規定職工債權在受償順位上優先于普通債權,體現出法律對人的生存權的尊重。第三方墊付款項幫助勞動者及時獲得工資報酬等費用,客觀上實現了立法目的,這種行為無疑是值得肯定和鼓勵的。

故而,第三方墊付的款項在破產程序中能夠按照職工債權的清償順序優先受償,既是對第三方墊付行為的肯定,消除其無法獲得清償的后顧之憂,也是從社會整體層面鼓勵第三方的墊款行為。如果將其認定為普通破產債權,無疑會損害第三方墊款的積極性,不利于職工欠薪保障機制的完善。

三、需要厘清的幾個具體問題

1 . 墊付款的時間問題

第三方墊款的時間可能發生在企業宣告破產之前,也可能發生在企業宣告破產之后。對于宣告破產后第三方墊付的工人工資等款項認定為職工破產債權不存在爭議,但對于宣告破產前墊付的款項能否認定為職工破產債權,在實踐中存在一定的爭議。

企業破產前必然會出現經營狀況嚴重困難,資不抵債的不利局面,導致拖欠工人工資等費用,為了化解矛盾,維護社會穩定,政府或其他部門協調由第三方墊付款項的情形也較為常見。且破產宣告前墊付款的性質與破產宣告后墊付款項的性質相同,均是職工債權,因此,第三方墊付款項的時間,無論在破產前還是破產后并不影響其權利性質,均應當按照職工破產債權的順序優先受償。

這一點從江蘇高院出臺的《破產案件審理指南》的修改過程中也可以看出來,《破產案件審理指南(征求意見稿)》中第七條第7點規定:7.墊付職工工資債權。企業進入破產程序前,政府為維護社會穩定墊支或協調第三方墊支的職工債權,按照代為墊付的職工債權的性質清償。而正式出臺的《破產案件審理指南(修訂版)》則規定:七、破產債權及清償順序  6.代為清償職工債權的處理。代為清償職工債權形成的對債務人債權,按照職工債權清償順序予以清償。

修訂版取消了“企業進入破產程序前”的時間限制,也可以說明在企業破產程序前后,第三方墊付的職工債權均可以按照代為墊付的職工債權的性質清償。

另外,云南高院和山東高院均規定第三方墊付的職工債權應當在人民法院規定的債權申報期內進行債權申報,也可以從側面反映出對企業宣告破產前墊付款項行為的認可。

2 . “第三方”的范圍如何確定

從本文梳理的全國破產審判會議紀要以及各地人民法院的規定上看,墊付的主體均使用的是“他人”或“第三方”,除了深圳中院對第三方進行了列舉,其他法院均未對此進行明確規定。因此,“第三方”究竟包括哪些單位和個人,是應當做限縮性解釋還是擴大性解釋,是司法實踐中存在較大爭議的問題。

我們來設想一下,可能為一個經營困難拖欠工人工資等勞動債權的企業墊付的主體一般包括兩類:第一類是與企業沒有利害關系(非經濟往來)的單位或個人。具體包括:(1)政府或政府下屬各部門;(2)企業所在的村委會或居委會;(3)勞動監察機構;(4)社會保險機構;(5)欠薪保障基金管理機構;(6)工會;(7)經政府等公共組織協調的單位或個人;(8)不是政府等公共組織協調的單位或個人。第二類是與企業有利害關系的單位或個人。具體包括:(9)企業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管等;(10)企業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管的家屬等;(11)企業的關聯企業。

有觀點認為應當將第三方做限縮性解釋,即將第三方限定在公共組織或經公共組織協調的單位或個人,除此之外的墊款主體不應當屬于享有優先權的第三方,即僅僅包括第1-7項。另有觀點認為,第三方應當做擴大解釋,即只要債務人以外的墊款主體均可以認定為第三方。

對于這一問題,從法律規定變化看,2009年最高法院《關于正確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為維護市場經濟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問題的意見》中規定的墊款主體是“政府和政府鼓勵的第三方”,《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直接規定的是“第三方”,我們可以窺見第三方的范圍在擴大,且江蘇高院、山東高院、云南高院無一例外規定的是“他人”,對主體并未進行限制。

從文義上理解,他人或第三人即是除債務人以外的單位或個人,因此,筆者同意第三方的范圍應當做擴大解釋的觀點。因此,第一類與企業沒有利害關系(非經濟往來)的單位或個人墊付,均應當屬于享有優先權的“第三方”。

對于第二類主體的墊款,是否應當屬于“第三方”的范疇,應當具體分析。部分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管存在與企業財產混同、難以區分的情形,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管的家屬也有可能是企業經營的受益人,如家族企業中,法定代表人的家屬一般也會享受企業生產經營的利益,在這種情況下,能否認定法定代表人、股東、高管及其親屬具有幫助企業代為支付工人工資等費用的法定義務,從而不享有優先權?

實踐中,筆者就遇到過破產企業法定代表人的女兒主張其墊付的工人工資應當確認為職工破產債權的案例。

對此,如果企業破產前的經營管理比較規范,其財務獨立,沒有與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管等人員的財產出現混同,那么,第9、10項的主體可以認定為“第三方”。如果企業的財產與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管的財產存在混同,兩者無法具體區分,其以自己的名義墊付款項的,也不宜將其認定為“第三方”。法定代表人、股東或高管的親屬墊付款項的處理,與上述思路相同。

在破產企業的關聯企業墊付款項的情況下,如果關聯企業之間存在財務混同的情況,關聯企業墊付款項的,也不宜將其認定為“第三方”。但是,認定墊款主體是否屬于“第三方”并不是絕對的,上述分類只是明確了大致的種類和方向,具體要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來確定,主要是避免隨意擴大第三方的范圍。

3 . “墊款”和“借款”如何區分

司法實踐中,最棘手的問題是如何區分第三方是對破產企業的“墊款”還是“借款”。我們先來看兩個例子:

案例1:A公司拖欠工人工資100萬元,A公司找到自己平時的合作伙伴B公司,B公司同意出資100萬元,后B公司將100萬元匯入A公司賬戶,A公司將其中的80萬元用來發放了工人工資,剩余20萬元用來支付水電費。A公司每月支付B公司利息。半年后,A公司破產,B公司認為其為A公司墊付了工人工資100萬元,請求法院確認100萬元債權為職工債權。

案例2:C公司拖欠工人工資100萬元,在當地政府的協調下,D公司同意出資100萬元,在政府的組織下,D公司將100萬元直接發給了C公司的工人。C公司向D公司寫了一張收條,確認收到D公司100萬元。半年后,C公司破產,D公司主張其為C公司墊付了工人工資100萬元,請求法院確認100萬元債權為職工債權。

上述兩個案例的區別在于:1.B公司將100萬元匯入了A公司的銀行賬戶,由A公司對該款項進行處分;D公司在當地政府的組織下,直接將100萬元發放給了C公司的工人;2.A公司每月向B公司支付利息,C公司除了出具收條外沒有向D公司支付利息。上面這兩個因素是區分墊款和借款的關鍵。

墊付,在現代漢語詞典中的定義是:暫時替人付錢。從這個定義可以看出,墊付的兩個特征:一是暫時性,表明時間較短;二是替人付錢,表明付款的主體是墊款人。因此,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區分第三方到底是墊款還是借款。

第一,破產企業與第三方的磋商過程,探尋第三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即第三方出資的本意到底是借款還是墊付。如果雙方明確為借款,那么即使借款用于發放工人工資,也不應當認定是墊付職工債權。但是,企業破產后,由于大部分破產企業的經辦人往往不配合調查,磋商過程難以查清,因此,可以從破產企業有無向第三方出具借款協議等方面進行判斷。如果雙方之間有借款協議,明確約定了借款金額、借款期限、利息的計算方法等內容,說明第三方的本意是借款,即使該款項最終用于支付工人工資,也不應當認定是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的行為。

第二,在雙方沒有借款協議的情況下,又無法查清雙方當時的合意,如何處理?此時,可以從債務人有無支付利息等方面進行判斷。一般來說,墊付款由于時間短暫,一般都不會約定利息,少數情況下為了對第三方墊款行為表示感謝,可能會給予一定的報酬。但如果是借款的話,債務人一般會定期按照一定的利率標準支付利息。如案例1,雖然無法查清A公司有無出具借款協議,但A公司定期向B公司支付利息,且數額固定,符合借款關系的特征,因此,在沒有其他證據可以反證的情況下,A公司與B公司之間很可能就是借款關系,即使A公司將部分借款用于支付工人工資,也不應認定B公司是為A公司墊付職工債權,因此,B公司不能享有優先受償權。

第三,根據墊付的定義,付款的主體應當是墊款人,也就是說墊款人直接將款項支付給破產企業的職工,或者通過政府等公共組織將款項支付給破產企業的職工。企業破產前,如果第三方將款項匯入債務人賬戶,由債務人將該款項發放給職工,在沒有其他證據證明第三方確系為債務人墊付款項清償職工債權的情況下,不宜認定第三方是墊付職工債權的行為。因為貨幣是一種特殊動產,一般適用“誰占有誰所有”的原則,第三方將款項匯入債務人的賬戶后,貨幣的所有權發生了變化,變成了債務人的財產,債務人是以自己的名義將款項發放給工人,也就不存在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的情形了。

這種情況下,即使款項的用途最終是支付工人工資,也不宜認定是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的行為,除非有確切證據證明第三方確系墊付行為(如經過政府協調或者雙方之間存在墊付協議),只是通過債務人的賬戶進行發放。如例子2中的D公司,就是在政府的協調和組織下,直接將款項發放給C公司的職工,且C公司向D公司出具收條的行為是對收到款項事實的確認,不能等同于借條,因此,可以認定D公司是墊付職工債權的行為。而例子1中的B公司直接將款項匯至A公司,A公司將其中的部分款項用于支付工人工資,在沒有其他證據證明B公司系墊款行為的情況下,不宜認定B公司是墊付職工債權的行為。因此,為了減少風險,第三方墊付職工債權最好在政府、當地村委等公共組織的協調下進行支付。

此外,法官在審理中還應注意審查第三方是否存在與破產企業惡意串通的情形,比如雙方明明是借款關系,但均不提供借款協議,加大法院認定款項性質的難度,或雙方將借款變相作為墊款,惡意騙取優先受償權。同時,要嚴格審查墊付的款項是否用于支付工人工資等勞動債權。

通過對上述幾個問題的分析,我們可以對前述初步的裁判規則進行更加確切的表述:企業宣告破產前及宣告破產后,由第三方(除與破產企業的財產混同的單位或個人)墊付職工債權(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住房公積金、補償金等費用)產生的對債務人的債權,視為職工債權,原則上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職工債權清償順序進行清償;由欠薪保障基金墊付的,應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順序清償。

四、參考案例[4]

2015年2月,池州市石城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石城礦業公司)經營陷入困境,無法按期發放工人工資。經安徽貴池前江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協調,安慶市萬科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科工貿公司)借款40萬元給石城礦業公司墊付工人工資。2015年6月26日,石城礦業公司宣告破產。2015年9月29日,萬科工貿公司向石城礦業公司管理人就案涉債權進行申報,要求優先支付。嗣后,石城礦業公司管理人未確認該筆債權按照職工債權性質進行受償,故萬科工貿公司提起訴訟。

池州市貴池區人民法院認為,關于萬科工貿公司借給石城礦業公司的墊付工資款是否屬于職工債權范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正確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為維護市場經濟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09]36號)第五條及《最高人民法院印發的<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通知》(法[2018]53號)第二十七條分別規定“政府或第三方就勞動債權的墊款,可以在破產程序中按照職工債權的受償順序優先獲得清償”以及“由第三方墊付的職工債權,原則上按照墊付的職工債權性質進行清償”,根據以上文件精神,萬科工貿公司墊付用于石城礦業公司發放職工工資的款項40萬元應在破產程序中按照職工債權的受償順序優先獲得清償。石城礦業公司關于萬科工貿公司是在破產受理前墊付,性質上是借款,不是職工債權的主張與立法本意不符,法院不予采納。故萬科工貿公司請求確認其墊付石城礦業公司職工工資款40萬元為職工債權的主張,法院予以支持。池州市貴池區人民法院作出(2019)皖1702民初2613號民事判決書,判決確認萬科工貿公司在石城礦業公司的墊付職工工資400000元為職工債權。

萬科工貿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安徽省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查明:2016年7月15日石城礦業公司管理人《關于提請債權人會議核查債權的報告》中,初審認定萬科工貿公司債權額為400000元,并在債權表中備注:2015年2月債務人職工因討要工資到貴池前江工業園管委會上訪,在前江工業園管委會的協調下,債權人向債務人出借人民幣400000元用于債務人發放職工工資。2015年2月15日,職工62人領取了工資。2015年9月29日,債權人申報債權400000元。同日,安徽省池州市貴池區人民法院作出(2015)貴破字第00002-3號民事裁定書,該裁定書所附《無爭議債權表》顯示,萬科工貿公司債權為400000元。

安徽省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涉案的萬科工貿公司該筆債權發生在對石城礦業公司破產清算申請受理前,在一般意義上應認定為企業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本案的特殊性在于,第三人為債務人墊付職工工資所形成的債權是否可按職工債權性質在破產程序中得到優先受償?!镀飘a法》規定,人民法院審理破產案件,應當依法保障企業職工的合法權益?!镀飘a法》明確規定了申請破產時要提供職工安置預案、職工債權由管理人調查后列出清單予以公示、職工債權優先于普通債權受償等保障企業職工權益的特別條款。該院認為,在企業破產程序中,應當妥善處理企業與職工的勞動關系,依法調整不同主體之間利益沖突,在當地政府協調下由第三方墊付的職工債權,按照墊付的職工債權性質進行清償,更有利于促進完善職工欠薪保障機制的建設,更有利于依法保護職工的生存權利。一審法院認定萬科工貿公司墊付400000元用于石城礦業公司發放職工工資,應在破產程序中按照職工債權的受償順序優先獲得清償,并無不當。安徽省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17日作出(2019)皖17民終412號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nbsp;

[1]王利明:“關于勞動債權與擔保物權的關系”,載《法學家》2005年第2期。

[2]職工債權具體包括:破產企業所欠的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

[3]王欣新:“論職工債權在破產清償中的優先順序問題”,載《法學雜志》2005年第4期。

[4]來源于中國裁判文書網:池州市石城礦業有限公司訴安慶市萬科工貿有限公司職工破產債權確認糾紛一案二審民事判決書。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null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電話: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
安徽快三和值跨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