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學術研究

胡利玲 | 論個人破產中豁免財產的構成與限制

作者:胡利玲 時間:2020-07-06 閱讀次數:100 次 來自:中國破產法論壇公眾號

論個人破產中豁免財產的構成與限制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胡利玲

摘要:個人破產制度在實現債權和保護債權人利益的同時,應當為“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提供救濟,保障債務人的生存權和發展權,鼓勵其重新開始。而豁免財產制度是生存權和發展權在個人破產法中的具體化和法律確認。但如何劃定豁免財產的范圍及其構成,是豁免財產制度的核心和難點。因為在債務人的財產上存在著相互競爭的利益且此消彼長。一方面要保障債務人基于“人”的權利,但另一方面必須保護債權人的財產權利,以平衡債務人和債權人之間的利益沖突,同時保護交易安全和維護金融信貸市場的信心不被破壞,因此須在立法上對豁免財產的范圍進行明確的規定,并予以必要的限制,使豁免財產的范圍與對破產人適度保障的立法原則相適應,防止造成債權人利益的過度犧牲,也避免可能對債務人利用破產逃避債務產生不當激勵。為此可借鑒有成熟經驗的國家的做法,明確可豁免財產的具體構成并詳細列舉可豁免財產的種類(清單),同時對各類豁免財產在價值、類型、用途、債務人對財產的需求程度等方面予以必要的限制。

一、豁免財產制度之意義

自然人破產與法人破產不同,法人在經過破產清算程序后人格歸于消滅,而自然人的人格并不會隨著個人破產清算程序的結束而消滅。因此,個人破產制度在實現債權和保護債權人利益的同時, 還應當為“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提供救濟,保障債務人的生存權和發展權,[1]而豁免財產制度則是生存權和發展權在個人破產法中的具體化和法律確認?;砻庳敭a,又稱自由財產,是指在個人破產中為債務人保留的不受破產分配的財產?;砻庳敭a制度的目的和功能在于:一是保障破產人及其所供養親屬一定時期內的基本生活需要;二是能夠維持破產人繼續生產經營的基本手段和條件。前者是基于人的生存權的要求,后者則是基于人的發展權的要求[2]。其基本理念是,“當債務人獲得免責、退出破產并獲得全新開始時,他們首先應該有足夠的財產以滿足自己和家人在破產后的最低的生活需求,必要時包括最低的業務需求?!盵3]“即便身負債務,債務人保留做人起碼的尊嚴的權利也不應被剝奪?!盵4]不僅“維護和保障破產自然人的生存權,并且是有尊嚴的最低生活水準”。[5]所以,豁免財產制度在破產法上的確立,表明了蘊含于破產程序中文明價值的提高,[6] 也是一個國家人權保護情況和福利進程的體現。

豁免財產是破產法為債務人提供的留存特定財產不受債權人追索的特權。它使債務人脫離破產財產而免予被債權人追索,并成為債務人得以全新開始的物質基礎,因此它是個人破產“全新開始”政策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也是救濟個人債務人最重要的機制之一。但豁免財產并非其自身性質不能構成破產財產標的,而是立法者基于特定原因從責任財產中將其豁免出來,以為債務人提供救濟,也為社會安定提供保障。只是相較于保護的債權人的債權而言,破產人的生存權利以及社會風險的防范與控制在一定限度內價值更大,對于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來說是更高效的選擇。所以豁免本質上是對債權人權利的限制,法律以強行的方式,將社會對債務人的供養之風險轉嫁至債權人身上。因此,劃定豁免財產的范圍,確定哪些財產可以作為豁免財產以及給與何種程度的財產豁免,是豁免財產制度的核心和難點。因為在債務人的財產上存在著相互競爭的利益且此消彼長。一方面要保障債務人的生存權與發展權,但另一方面必須保護債權人的利益,以平衡債務人的生存利益(生存權)和債權人的財產利益(財產權),“最大化清償債權人仍然是破產程序的一個重要目標?!盵7]因此須對豁免財產范圍予以必要的限制,使豁免財產的范圍與對債務人的適度保障的立法原則相適應,防止造成債權人利益的過度犧牲,也避免可能對債務人利用破產逃避債務產生不當激勵。

為此,確定豁免財產范圍應堅持如下三項基本原則[8]:第一,保障債務人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原則。即在個人破產制度之中,破產法應當不僅要保證它為債務人提供的豁免財產至少能滿足債務人及其所供養親屬對生存權的要求,而且要考慮債務人在破產后的更生問題。而現代意義上的生存權,其所倡導的首先是有尊嚴的生存,即有人作為人之尊嚴的前提下滿足其基本的生活要求。[9]而發展權已經和生存權一樣,是一項不可剝奪的基本人權。發展權不僅使得人“有權為他自己和家庭獲得相當的生活水準,包括足夠的食物、衣著和住房”,[10]更為重要的是,它能讓人“不斷改進生活條件”。第二,適當保障原則。即豁免財產的范圍應當限于能夠滿足債務人于破產后的一段時間內維持其貧困線以上生活水準的要求。第三,保障債務人人身專屬性財產原則。包括對于債務人及其家人具有重大精神價值或特殊使用價值的財產,以及債務人遭受人身損害時享有的訴權以及因此取得的賠償等。這些基本原則不僅為采用何種方法確定豁免財產的范圍提供了基本指引,而且也為豁免財產的構成和限制,以及一些特定財產是否應歸屬于豁免財產范圍提供了判斷基準。

二、豁免財產的構成

(一)國際上確定豁免財產構成的主要方法

根據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目前國際上主要有三種確定豁免財產范圍的方法:一是,“預留總價值達到規定上限,債務人可以尋求從破產財產中獲得豁免的一系列財產?!贝朔N方法下,“破產救濟申請(或命令)之時債務人的所有財產自動成為破產財產,債務人之后有機會為自己和家人豁免狹窄范圍內的財產。從歷史看,這一方法下自由財產的范圍往往有限,只包括非常低水平的債務人的貿易工具、債務人及其家庭的必要衣物及床上用品?!币虼吮环Q之為是一種“達到一種總值、狹窄范圍內的債務人財產的豁免”。二是,為債務人設定可以尋求豁免的特定財產的類別和價值,債務人有義務設法從破產財產中豁免這些財產。這種方法被認為是現代化了的第一種方法,也是目前許多國家的破產法采用的方法。在該方法下,“把債務人在提交破產申請(或命令)時的所有財產分配給債權人,債務人則有機會豁免不超過一定限額的特定類別的特定財產?!币虼耸且环N“債務人特定財產的豁免”。三是,“從破產財產中免除大部分財產,由破產管理人對有價值的家庭或日用財產的豁免提出異議,從而使這些財產可能重新回到破產財團?!薄按朔N方法下,債務人在破產申請(或破產令)時的全部現有財產是可以獲得豁免的,破產管理人 / 政府監管機構負有申請收回對債權人和破產財團有價值的、超額特定財產的義務?!逼浠炯僭O是,債務人的大部分個人物品對他們及其家庭的價值,要超出對債權人的經濟價值。這種方法被認為在大多數破產債務人具有有限個人財產的制度中可以更高效。[11]但是“破產案件的核心是債務人資產價值最大化”,[12]在免除大部分財產的情況下,破產程序的價值將大大減損。

目前多數國家的破產法采用第二種方法—“債務人特定財產的豁免”方法,即為債務人設定不超過一定限額的特定類別的財產作為可以豁免的財產,然后由債務人申請從破產財產中豁免這些財產。該種方法被認為具有普遍公平的優勢。盡管如此,各國在豁免財產的一般構成之框架下, 確定本國豁免財產的做法上并不完全相同,豁免財產究竟由哪些特定類型的財產構成上也存在著差異。

(二)豁免財產的一般構成

基于上述個人破產法的主要立法目標、豁免財產制度的意義以及確定豁免財產范圍的基本原則,在個人破產制度中,各國通常會將下列三類財產作為豁免財產范圍的一般構成:(1)保障債務人及其家人基本生活的財產,包括家居物品、生活消耗品與生活費用;(2)有助于債務人繼續發展的財產,包括職業工具、交通工具以及與子女接受教育相關的財產;及(3)專屬于債務人的財產或者財產性權利,包括具有重大精神價值或特殊使用價值的財產、具有強烈人身專屬性質的財產或者財產性權利。[13]而且現代各國破產法對豁免財產的范圍普遍呈現出擴大的趨勢。

然而,僅僅這樣規定顯然過于籠統,豁免財產的范圍如何確定,究竟哪些財產可以作為豁免財產以及在何種程度上可以作為豁免財產,都需要更為明確的界定。對此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在《破產法立法指南》中對各國的豁免財產立法也提出要求:“如果破產法把自然人的某些財產排除在破產財產之外,這些排除的資產必須明確界定,不能規定的過于籠統?!盵14]

(三)豁免財產的具體構成

1. 各國關于豁免財產具體構成的不同做法與構成內容

(1)由破產法詳細列明可豁免的具體財產。美國破產法是這一做法的典型代表[15]。其《破產法典》第 522(d)集中詳細地列明了可獲得豁免的財產清單,包括:(1)債務人或其被扶養人用作住所使用的不動產或動產、在住宅合作社的財產及用于埋葬債務人或其被扶養人的墓地,但價值不超過 25150 美元;[16] (2)價值不超過 4000 美元的機動車;(3)主要為債務人或其被扶養人個人、家庭或家用而購置的家居陳設、家居用品、服裝、用具、書籍、動物、農作物或樂器,但每一特定物品的價值不超過 625 美元,或總價值不超過 13400 美元;(4)主要為債務人或其被扶養人的個人、家庭或家用而持有的珠寶,但價值不超過 1700 美元;(5)價值不超過 1325 美元的任何財產,加上本款第(1) 項規定的豁免財產中尚未使用的額度,但價值不超過 12575 美元;[17](6)專業書籍或謀生工具,但價值不超過 2525 美元;(7)未到期人壽保險合同;(8)不超過 13400 美元的人壽保險合同下的權利;[18](9)為債務人或其被撫養人提供的專業的保健輔助工具;(10)債務人領取各種福利金的權利,包括(A)社會保障金、失業補償金或當地公共救助金;(B)退伍軍人福利;(C)殘疾、疾病或失業救濟金;(D)扶養費、撫養費或分居贍養費,但以債務人及其任何被扶養人所需的合理數額為限;(E)因疾病、殘疾、死亡、年齡或工齡而根據股票紅利、養老金、利潤分享、年金或類似計劃或合同支付的款項,但以債務人及其任何被扶養人的合理需要為限,除非:(i)該計劃或合同是由在債務人在該計劃或合同項下的權利產生時雇用債務人的內幕人士設立或在其主持下訂立的;(ii)該付款是按年齡或工齡計算的;以及(iii)該計劃或合同不符合《國內稅收法》的規定[19];(11)債務人請求特定給付的權利或者可追溯的財產,包括過失死亡、人身損害賠償金、人壽保險的保險金的權利等;[20](12)根據《國內稅收法》享受免稅待遇的退休基金。[21]由此可見,美國破產法不僅具體詳細列舉每一項特定豁免財產,而且非??犊?、寬容。[22]

(2)破產法對豁免財產僅作概括規定,具體可豁免財產則根據民事訴訟法中有關禁止扣押或執行的財產來確定。日本破產法是其代表。日本破產法從構成類型上將豁免財產概括為三類:第一類是破產清算程序開始后破產人新取得的財產;第二類是禁止扣押的財產;[23]具體禁止扣押的財產則主要指日本《民事執行法》第 131 條規定的禁止扣押的動產和第 152 條規定的禁止扣押的債權。[24]此外,其他法律規定的禁止扣押財產也作為豁免財產來處理。[25]不允許用“扣押禁止財產”來清償破產債權的理由是考慮到豁免財產設立的目的,即要保障破產人能夠享有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和“全新開始”的機會。第三類是破產管理人從破產財團中放棄的財產。[26]即在特定的情況下,破產管理人可以經法院許可放棄部分財產,[27]這是因為這類財產通常價值較低,且估價和變現過程中可能耗費超過其本身價值的成本,這類財產經由破產管理人放棄之后成為破產債權人的自由財產。此外,法院依破產人的申請或者依職權,在聽取破產管理人的意見之后,裁定允許擴展自由財產的范圍。[28]但考慮到破產債權人的利益,這種擴張被允許的范圍有限。在東京地方法院民事第 20 庭(破產再生庭)的實踐中,將豁免財產總額定為 99 萬日元(禁止查封扣押的金額)。[29]由此可見,日本破產法對豁免財產進行了構成上的類型化,但相比美國法,其豁免財產范圍相對有限。

德國的做法與日本類似,在破產法上僅對豁免財產作概括規定。首先,《破產法》第 36 條第 1 款規定:“不受強制執行的標的,不屬于破產財產。其次,不受強制執行的標的則須根據《民事訴訟法》確定,即根據《民事訴訟法》第 811 條以下和第 850 條以下規定確定。其中,《民事訴訟法》第 811 條詳細列舉了 13 項不得扣押的有體物,包括:供債務人個人使用的或維持家庭生活所用之物,特別是衣服、家具與廚房用具,但以債務人維持其適當的、中等的生活和家庭生活所必要為限;債務人及其家屬及幫助其照管家務的人在四周時間內所需的食物、燃料、照明用的材料等;有限的小動物與家畜;體力與腦力勞動者繼續從事其生產經營活動的必要設備;職業服裝、其他必要的物品、專業的衣服與飾物;從事禮拜等宗教活動所用的書籍;假肢、眼鏡以及其他因身體缺陷而必需的輔助用具;直接用于埋葬的物品等。第 850c 條則規定了對勞動收入的特殊保護。包括不得扣押的勞動收入種類、金額范圍、計算方式及變通程序等內容,并依據債務人撫養或扶助對象的數量分別規定了不得強制執行的最低收入限額。[30]此外 , 因身體或健康受侵害而得到的定期金等不得扣押(第 850b 條),若有關收入來自加班補助,只能扣押其中 50%;對勞動者的出差補償、危險工作補償、污染補償等不得扣押;教育基金、獎學金與類似的收入不得扣押(第 850a 條)由此,德國個人破產中的可豁免財產即是《民事訴訟法》中的“不可扣押的標的物”。其這樣規定的理由是“作為總體執行程序的破產程序不能為債權人造就比單獨強制執行時更多的責任財團。此外關于不可扣押的法律規定,意再保障債務人的生存底限,以保證他不至于求助社會救濟而成為公眾的負擔;[31]這同樣應該適用于破產程序?!趥鶆杖似飘a時也不得為債權人利益而變價?!盵32]所以勞動收入中不可扣押部分不屬于破產財團,從而使債務人及其家庭的生活費用獲得基本保障。如果自由財產不充足,可由破產財團提供必要的生活費用,但債務人對此不享有請求權,而是由破產管理人征得債權人委員會同意后,由債權人大會最終決定,被批準的生活費用請求權為財團債權。[33]第三,破產法例外地規定,按照《民事訴訟法》第 811 條第 1 項不屬于不可扣押財產的家用器具,且為債務人在家庭事務中使用的物,僅當其變價在扣除費用后還剩余可用收益時,才屬于破產財產。[34]這意味著對于一般日常家庭用品,如果變現的價值明顯低于其實際價值的,破產管理人可以棄權,被破產管理人棄權的債務人財產,將從破產財團中取出重新進入債務人的自由處分權范圍。[35]但不同于日本的是,德國破產法規定破產財團包括在程序啟動時屬于債務人的全部財產以及債務人在程序進行期間所取得的全部財產。[36]依此,凡債務人在程序進行期間(程序結束前)所取得的財產均屬于破產財團,并供破產債權人所用。因此,德國不存在類似于日本的第一類豁免財產。由此可見,德國法上個人破產中的財產豁免范圍較之日本更加有限。

(3)豁免財產由破產法列舉并涵蓋制定法或普通法上有關禁止執行的財產。英國破產法即是典型。首先,1986 年《破產法》第 283 條第 2 款以具體列舉的方式規定了以下財產屬于破產財產的例外,從而使這些財產成為豁免財產免于清償債權人:(1)破產人受雇工作、從事商務或者職業必要的工具、書籍、交通工具和其他物品;(2)滿足破產人及其家庭基本生活需要必要的衣物、床具、家具、家居用品和供給品。根據第 283 條 3A 款的規定,某些受到保護的租賃也被排除在破產財產之外,除非托管人根據第 308 條 A 款[37]對其主張權利。其次,豁免財產也包括制定法或普通法上規定的不可扣押的財產。英國破產法規定,破產財產包括在破產宣告時所有屬于或者授予破產人的財產, 但制定法或者普通法有專門規定排除的除外。在英國普通法上不可扣押的財產包括基本食物及衣物、基本工具、及商貿物品,而其成文法的規定則散見在各種法律規定中。英國普通法認為對個人財產的扣押會對社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債務人不僅是家庭的一員,同時也是社會的一員,在社會中扮演著一定的經濟角色,債務人因扣押變得窮困潦倒,對整個社區是有成本和后果的,對債務人生活必需品及生產工具的扣押會引起債務人的強烈反應,可能會導致債務人、扣押執行員、旁觀者陷入危險。所以對生活必需品、基本生產資料及基本畜牧業的保護不僅有利于債務人,而且有利于整個社會。但由于英國同德國一樣,在破產財團上采膨脹主義,故其豁免財產范圍也同樣十分有限。不過根據英國破產法,破產人的住宅雖然不在豁免財產之列,但是托管人必須得到法院的許可才能變賣該住宅[38]。

2. 評價分析及我國個人破產立法的選擇

如何在以上不同豁免財產構成的做法中選擇,頗須斟酌。

就選擇明確列舉豁免財產還是概括規定豁免財產的構成問題。本文更傾向于在破產法上詳細列舉可豁免的財產,其好處在于:首先,不僅實現豁免財產的法定,而且使可豁免財產的構成更加確定, 無論對債務人、債權人還是社會都可提供明確預期,減少豁免財產確定上的不確定性,也可減少債務人濫用破產的可能。其次,減少破產程序中法官在確定是否構成豁免財產上的自由裁量權,防止債務人被不平等對待的可能。第三,詳細列舉豁免財產的類型并非當然地影響其靈活性。所以我國未來個人破產立法中,可考慮采取在破產法中明確列舉豁免財產的種類(清單)的方式。對于作為采成文法以及沒有任何個人破產制度經驗和基礎的我國立法來說,尤其需要給予當事人明確的界限、預期和行為指引,減少債權人與債務人之間因爭奪破產財產與豁免財產的沖突。

就個人破產中的豁免財產與民事訴訟中不可執行財產的關系問題。盡管在很多國家這兩個概念往往通用,但兩者之間是既有聯系又有區別的概念。破產程序為一般的、概括的強制執行程序,而民事訴訟為個別、具體的強制執行程序,凡個別的、具體的強制執行所不得扣押的財產,在破產時當然亦屬于不得扣押的財產。但兩者在制度功能上有差異,豁免強制執行財產的功能僅在于確保債務人不因強制執行而失去最低的物質條件,而破產豁免財產的功能不僅要為債務人的生存留下必要的財產,還承載著為債務人的重新開始和發展(fresh start)提供必要財產基礎的功能。所以原則上破產中的豁免財產應該比民事訴訟中不可執行財產的范圍要廣。我國個人破產法上應明確規定《民事訴訟法》中不得強制執行的財產同樣也適用于破產法作為豁免財產,在債務人破產時也不得為債權人利益而變價,從而實現個人破產中豁免財產制度與民訴法中不可強制執行財產制度的有效銜接。盡管目前我國《民事訴訟法》中不可強制執行財產的規定[39]還有原則化、籠統化之嫌,如什么是“生活必須費用”和“生活必需品”,在內涵及外延上均難謂具體明確,但是仍然為豁免財產的確定提供了在先經驗,而且也為其適用破產法提供了基礎。

(四)關于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新取得的財產的歸屬

1. 固定主義或膨脹主義之不同立法例對豁免財產范圍的影響

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新取得的財產的歸屬,取決于確定破產財產范圍的不同立法政策,即固定主義還是膨脹主義的立法原則。兩者的主要區別在于是否將破產程序開始后至程序終結前債務人取得的財產作為破產財產用于清償債權人之用。固定主義“以破產程序的開始為基點固定債務人的負債范圍,即僅承認程序開始前已存在原因事實的債權為破產債權”,[40]所以“新得財產屬于自由財產是破產法采用破產財團固定主義的體現?!盵41]而膨脹主義下不僅破產人在破產程序開始前的全部財產歸屬于破產財產,而且破產人在破產程序中新取得的財產,包括進入破產程序后債務人取得的勞動收入,以及基于繼承、贈與等原因取得的財產也歸屬于破產財產。相對應地,固定主義下的豁免財產范圍要寬于膨脹主義下的豁免財產范圍。[42]所以通常認為,固定主義更傾向于保護債務人的利益,而膨脹主義更傾向于保護債權人的利益。但采取哪一種立法原則,最終取決于各國政策性的考量?!盵43]

美國原則上采固定主義。就個人破產而言,破產財團的財產限于破產申請前取得的財產,債務人在破產申請之后取得的財產,不構成破產財團的財產,而屬于債務人的財產。所以作為第 7 章清算程序,破產財團在破產申請時已固定 [ 第 541 條(a)(1)],一般而言破產程序啟動后債務人獲得的財產(包括勞務所得)不包括在破產財團財產內,而均應歸屬于債務人,不受債權人追索,尤其是債務人在程序開始后獲得的收入 [ 第 541 條(a)(6)]?!皩€人債務人來說,這種留存申請后取得的財產的權利為其全新開始提供了根本前提?!盵44]但以下 5 種情形例外:(1)管理人追回的財產;(2)應予維持的財產;(3)債務人因繼承、離婚或人壽保險而在破產申請后 180 日內取得的“意外之財”;(4)破產財產的孳息;(5)破產財團取得的財產。[45]此外,根據 1978 年《破產法典》的規定,豁免財產在破產程序開始之時并不自動排除在破產財團之外,而是與其他財產一樣,都屬于破產財團的范圍之內[46], 債務人需要自己根據第 522 條規定通過提出豁免財產清單主張豁免財產,即從破產財團財產中劃出豁免財產,除非有利害關系的一方當事人反對,否則在該清單上主張的財產即為豁免財產,從破產財團中移除出去返還給債務人。因此“豁免財產系為了債務人的利益而從破產財團中抽離(因此也從債權人手中抽離)的權益”。固定主義的規則并不適用于第 13 章債務人個人債務整理程序以及 2005年后個人債務人的第 11 章重整程序。在第 13 章程序下,破產程序啟動后至破產程序終結前,由債務人取得的一切財產 [1306(a)(1)],以及所提供的申請后勞務而取得的一切收入,均屬于破產財產 [1306(a)(2)]。個人債務人為取得全新的開始,仍需在一定期限內繼續履行其對債權人的清償義務,從而在破產案件的未決過程中創設了一種持續性的“膨脹財團”。[47]盡管債務人的財產都已經成為“財團財產”,但個人債務人能夠繼續保持對破產財產的占有,(除非法院另有決定)。債務人在提出破產申請后的收入得免于債權人追索,債權人在程序進行中須受自動凍結的約束,不得向債務人催討債務或者通過其財產清償債務。除非法院解除凍結令,債權人甚至不得就債權人的消費債務向債務人的連帶債務人進行追索(1301),從而為債務人提供更好的機會根據清償計劃以有序的方式向所有債權人作出清償。

日本也采固定主義。根據日本破產法的規定,破產程序開始時,原則上破產人擁有的一切財產均構成破產財團(法定財團)的所屬財產[48],包括住宅、土地不動產、汽車,甚至債務人實際日常生活 所必需的財產。破產程序開始后,破產人基于自己的勞動獲得的報酬、工資等,以及破產程序開始后 因親屬的死亡獲得的繼承財產都不屬于破產財團,而屬于自由財產,用于恢復健康的經濟生活。即  使是破產人在破產清算程序開始前所擁有的財產,原則上都應作為破產財團向破產債權人清償, 但是對于禁止查封扣押的特定財產(《破產法》第 34 條第 3 款)也不作為破產財產。原則上,豁免財產與否根據財產取得的時間加以判斷。但是,“破產程序開始后,債權關系已發生,若發生原因在 破產程序開始前就存在的,其債權不屬于自由財產?!盵49]所以“即便在破產程序開始后提出的請求權,只要其債權的發生原因是在程序開始之前已存在的,屬于破產財團。[50]例如退職金債權(可被執行扣押的部分)是程序開始后由于退職而發生的,但作為其產生原因的勞動給付行為本身在程序開始前 就存在,因此屬于破產財團?!?[51]因為退職金一般被理解為延期給付的破產人勞動行為的對價。所以“相當于程序開始前的勞動對價的退職金債權的部分(1/4 是可以扣押的部分)不屬于自由財產?!盵52]但在個人再生程序下,債務人可以保留包括房產等財產。且《民事再生法》設有住房貸款債權特別規定[53],允許維持住房的同時,基于再生計劃進行清償,相應地住宅等財產的再生程序的濫用防止 已經成為重要課題。

德國采膨脹主義。根據德國《破產法》的規定,破產財團包括在程序啟動時屬于債務人的全部財產以及債務人在程序進行期間所取得的全部財產(新所得)[54]。因此,凡債務人在程序進行期間(至程序結束前)所取得的—無論是報酬或工資(不可扣押的除外),還是獨立經營所得,或者通過繼承、獲贈、彩票或其他方式獲得的有形財產—均屬于破產財團,并供破產債權人所用。[55]如此規定的理由主要是:或許對于從事商業活動的自然人而言,還有商業資產以供分配,但是多數非商自然人在破產程序開始之時已經幾乎沒有財產可供執行,此時債權人只有在能夠獲得一定的未來價值資源之時才有可能獲得自然人債務人的償付。對于個案中有些取得難以確定是否屬于破產財團的,起決定性作用的判斷標準是“該取得的法律理由是否在破產程序前或進行期間已經存在”。例如對于在程序終結前已經簽署的勞動或服務合同,但是程序結束后才產生的工資和報酬請求權,不構成財團的組成部分。對于退休金,則取決于雇員是否已經退休。對于包括保險金請求權在內的附延緩條件的債權,以債權成立的時間為準,特留份請求權以繼承開始為準。[56]

英國也采膨脹主義。根據英國 1986 年《破產法》的規定,破產財產包括在破產宣告時所有屬于或者授予破產人的財產,但制定法或者普通法有專門規定排除的除外。據此,原則上破產人在破產程序中獲得的財產(包括收入)將納入破產財產。破產托管人可以通過送達書面通知對破產人在破產期間獲得或者轉移給破產人的財產主張權利,破產人在破產中的任何時候獲得的財產都有義務在其得知相關事實的 21 日內通知破產托管人(333 條)。但如前所述根據第 283 條第 2 款規定,以下財產不屬于破產財產:(1)破產人受雇工作、從事商務或者職業必要的工具、書籍、交通工具和其他物品;(2)滿足破產人及其家庭基本生活需要必要的衣物、床具、家具、家居用品和供給品。且根據第 283 條 3A 款的規定,某些受到保護的租賃也被排除在破產財產之外,除非托管人根據第 308 條 A 款對其主張權利。此外,盡管破產人的住宅不在豁免財產之列,但是托管人需要得到法院的許可才能變賣該住宅。根據英國破產法,在破產人免責之前,法院可以應破產托管人的申請發出一項收入支付令,對支付令確定的命令有效期間內獲得的收入主張權利。[57]收入包括破產人因從事經營、擔任公職或者接受雇傭而一次再次獲得或者有權獲得的、具有收入性質的支付。但法院通常不會發出使破產人的收入減少到法院認為不能滿足破產人及其家人合理家庭需要所必需的命令。在“雷亞特上訴案”中,判決顯示,法院應當考慮什么是“滿足破產人及其家人合理的家庭需要所必需的”,而非什么是“能讓破產人生存下去所必需的”。[58]

2. 評價分析及我國個人破產法的選擇

固定主義與膨脹主義各有優劣:首先,固定主義之下,債權人的受償范圍小于膨脹主義下的規定,但是由于留給破產人的豁免財產范圍更廣,能更加激勵債務人積極為“重新開始”尋找謀生的新出路并創造價值。膨脹主義,則能夠讓債權人在最大的限度內獲得清償,但由于留給破產人的豁免財產的較少,也打擊了債務人盡早開始新的生活的積極性。其次,豁免財產范圍的確定,“要防止債務人策略性地確定破產申請的時機,從而使得債務人完全逃避清償債權人得債權而在申請后或破產后因如遺產之類的意外之財而受益?!?[59]就此點而言,膨脹主義相比較于固定主義,可以更好地避免這一問題的發生。

但筆者也注意到,各國無論采取哪一模式,都會通過相應的其他配套制度加以矯正,從而在兩者之間表現出一定的結果上的趨同。如日本采用的是固定主義的模式,使破產債權人的受償比例偏小, 為緩和矛盾,日本《民事執行法》規定:債務人的勞動收入的四分之一(司法實務中通常采用 1/2 標準)不在禁止扣押、執行的財產之列,可作為破產財產進行分配,并且債務人的禁止扣押的工資不得超過每月 33 萬日元。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債權人的受償比例,消除固定主義對債權人受償造成的消極影響。對于債務人于破產期間取得的勞動報酬歸屬,德國雖采膨脹主義,為軟化其過于剛性的規定,在《民事訴訟法》第 850 條中規定了對勞動收入的特殊保護。這種保護不僅包括債務人自身, 還考慮到了被扶養人對于債務人產生的負擔。由此可見德國在注重保障債權人受償機會的同時,對于債務人的勞動(包括教育、研究之類的腦力勞動)積極性也給予鼓勵,注重保護債務人及其所扶養人的生存權。最終,無論固定主義還是膨脹主義,對于破產程序后取得的勞動收入(工資 / 薪水),大多數國家的破產法允許債務人保留其在破產案件啟動后提供服務獲得的收益,使得債務人可以充分保留破產程序啟動后的收入,以滿足債務人及其家庭的合理日常需要。這些矯正做法顯然是基于人道主義的考慮。其理由在于:其一,個人破產制度是為有能力賺取足夠的收入養活自己和家人,但是由于過度負債影響了生產能力的人設計的,也對這種人最為有效。它的目的在于停止不能達到預期目的的債務收集程序,而不是獲取財產或者其他資源;其二,明知自己的勞動所得只能夠用來清償債務而不能夠用于自己的生活本身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這種精神上的壓力會轉化為在現實生活中完全喪失努力去生產經營、力求改變自身經濟狀況的心態,進而制約社會財富提升。尤其是當債務人明知自己無權享受自己的勞動所得時,他們勞動生產的積極性也受到嚴重的限制,這與破產法上所提倡的賦予債務人以全新且富有生產力的生活并不相符。第三,債務人賺取工資需要付出勞動行為,而勞動權是專屬于債務人的人身權利。既然勞動力并不屬于破產財產,那么債務人也沒有義務為了破產財產而工作。再例如在采固定主義立法例下,即使原則上在破產期間基于繼承、贈與等原因取得的財產都應用來清償債權人,但許多國家也會規定“債務人在申請后或破產后一定時間之內獲得的利益,成為可分配給債權人的破產財產。[60]例如美國破產法上就規定了這樣的例外:債務人因繼承、離婚或人壽保險而在破產申請后 180 日內取得的“意外之財”不屬于豁免財產,也即以破產程序的啟動為起算點劃定一個長達 180 天的期間,在該期間內取得的類似財產屬于破產財產,需要用于清算分配。這種區分時段處理財產歸屬做法的理由在于避免債務人進行策略性破產。所以,無論我國個人破產法選擇哪一種立法例,都須謹慎地平衡債務人與債權人之間的利益。

三、對豁免財產的限制

(一)限制的方式和內容—以美國破產法為例

1. 美國破產法對豁免財產的限制首先是對豁免財產在價值、類型、用途和債務人需求方面的限制,而且對同一項豁免財產可能設有不止一種的限制方式。[61]

其一,對豁免財產價值進行限制。根據前述美國破產法第522( d)條規定的12 種可豁免財產來看,對絕大多數豁免財產都明確設定了最大價值的限制。例如家庭住宅的價值不超過 25150 美元;機動車的價值不超過 4000 美元;家居用品等生活必需品單個物品價值不超過 625 美元,或總價值不超過13400 美元;珠寶飾物價值不超過 1700 美元;專業書籍和職業工具的價值不超過 2525 美元;人身保險合同下的權利價值不超過 13400 美元等。需要強調的是,美國破產法上得豁免的財產價值是指債務人的權益(debtor’s interest),正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 Schwab v. Reilly 案中所言“債務人可以主張豁免的財產,是為了債務人在屬于法律規定種類的財產上——不超過特定金額——的權益,而非這種財產本身?!盵62]因此,即使債務人在財產上的權益價值超過了豁免額度,債務人也并不是取得財產本身,而是對獲得的特定金額的豁免。如果債務人在財產上的權益價值低于豁免額度,為了避免對無住宅的債務人造成歧視,法律通過設定“通用”財產豁免規則,允許債務人豁免任何財產,只要總價值不超過規定額度(12575 美元)。

其二,對財產類型進行限制。即可豁免的財產只能適用于特定類型,例如只能“用于居住的住所” 或“謀生的工具”等。實踐中法院常常需要面對如何“界定”財產類型問題。例如,卡車司機的駕駛室是否構成破產法 522(d)(1)所規定的“住所”[63]、汽車是否屬于“謀生工具”等。法院對財產類型的界定,常與財產用途問題出現交叉。

其三,對財產用途進行限制??苫砻獾呢敭a須以財產被用于特定用途為前提,因此某特定財產是否屬于豁免財產,可能取決于債務人對這些財產的使用方式。例如根據美國破產法第 522(d)的規定,住宅、家具與家用物品和服裝等、首飾、專業書籍和謀生工具必須以財產被用于特定用途為前提。其中,可豁免的住宅只適用于債務人或者其被扶養人“作為住所予以使用”[522(d)(1)];而債務人或其扶養人“個人、家庭或家用”而購置的財產 [522(d)(3)(4)] 就只適用于主要為“個人、家庭或家用”而購置。

其四,債務人對財產需求的限制。在財產需求上的限制,體現為得豁免的財產須具有必要性,即限于“債務人及其扶養人合理的必要范圍”。法院在判斷“合理需求”時,要考察一系列因素,包括債務人及其被扶養人的基本需求與負擔狀況,而不是讓債務人維持其原有的生活水平。

2. 對豁免財產的其他限制

其一,可以就豁免財產實現的債權。原則上豁免財產免于破產債權的追償,但是根據美國破產法的規定,以下債權的實現卻不受影響,即可以通過執行豁免財產來實現,包括:不可免責的稅收債權、不可免責的家庭撫養費債權、豁免財產上未被撤銷的優先權、經過正當公示的稅收優先權,以及對聯邦監管機構所負的與保險儲蓄機構有關的不可免責的債務(金融機構債權)[(522(c)(1)]。此外,在債務人隱匿不可豁免財產的不當行為導致該財產現在無法再用于對債權人分配的情況下,一些法院也會動用債務人的豁免財產來救濟債權人。[64]

其二,在豁免財產上享有的擔保權不受影響。即在豁免財產上享有擔保權的債權人有權針對豁免財產來執行其擔保權 [(522(c)(2)]。盡管這些限制足以損害保障債務人豁免財產權的政策和目標,但是“如果所有影響財產豁免的優先權在破產案件中都可以被撤銷,債權人很快就不再會基于優先權的保障而提供信貸,或者基于破產撤銷的風險而大幅度提高債務人獲得信貸的成本。對整個社會來說,如此一來反倒得不償失”。[65]例如住房抵押貸款,如果抵押權被撤銷,那么債務人將很難再獲得住房抵押貸款。因此立法需要在賦予債務人有損財產豁免權的優先權的同時,還要確保不損害債務人獲得針對性擔保貸款的能力。

其三,轉換豁免財產的欺詐行為將喪失該項財產的豁免權。如果債務人在破產申請前將非豁免財產轉變為豁免財產中存在欺詐,以及如果債務人取得可豁免財產的方法存在欺詐,法院將不會允許債務人就該財產主張豁免。根據美國破產法,如果有足夠證據證明債務人存在欺詐,則足以導致財產豁免權的剝奪。其理念是財產豁免規則不能成為不當行為的保護傘。但是在美國破產法實踐中, 若債務人只是充分利用其依法所享有的豁免財產,“單純”地在破產申請前將非豁免財產轉變為豁免財產的行為,即便其目的在于阻止債權人追擊財產,也并不構成對債權人的欺詐。

此外,由于美國各州有自己的州法上的不同豁免規則,有些州極其慷慨甚至未對住宅豁免設置額度限制,因此債務人常常利用“遷居”等方式獲得更多的住宅豁免額度,為此美國 2005 年破產法修正案針對住宅豁免設定了許多特別限制,試圖通過多種途徑限制債務人主張適用更優越的州法住宅豁免規則的能力,防止債務人從債權人處不當掠奪財產。[66]

(二)對我國個人破產立法的啟示

對豁免財產予以必要的限制不僅具有必要性而且具有正當性。如前文所述,豁免財產并非其自身性質不能構成破產財產標的,而是立法者基于特定原因從責任財產中將其豁免出來,以為債務人提供救濟,也為社會安定提供保障。所以豁免本質上是對債權人權利的限制,是法律以強行的方式, 將社會對債務人的供養之風險轉嫁至債權人身上。在債務人的財產上存在著相互競爭的利益且此消彼長,因此必須對豁免財產的范圍予以必要的限制,其必要性和正當性在于:第一,對豁免財產的范圍予以必要的限制,是平衡債務人和債權人之間利益的要求。一方面要保障債務人的生存權與發展權,但另一方面又要避免過度犧牲債權人的利益,特別是擔保債權人的利益,進而可能破壞交易安全,損害信貸市場和影響金融穩定,以平衡債務人的生存利益(生存權和發展權)和債權人的財產利益(財產權),畢竟“最大化清償債權人仍然是破產程序的一個重要目標?!盵67]第二,對豁免財產范圍予以必要的限制,也是對債務人適度保障基本原則的要求。第三,對豁免財產范圍予以必要的限制,還可避免對債務人利用破產程序逃避債務產生不當激勵。我國個人破產立法中,有必要借鑒和吸收這些經驗。

四、結語

允許個人破產能夠給人以重新開始(fresh start)的機會,是人們已逐漸達成的對個人破產制度合理性的共識。[68]所以個人破產法除了確保對債權人的公平清償之外,應將保護“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的生存權和發展權作為立法的重要目標和功能,而豁免財產制度是生存權和發展權在個人破產法中的具體化和法律確認。通過豁免財產,為債務人及其被扶養人保留特定的不受債權人追索的財產,從而使債務人能夠在此基礎上重新開始新的工作與生活。但如何劃定豁免財產的范圍始終是該制度的難點。由于豁免財產與破產財產相對并此消彼長,因此哪些財產可以作為豁免財產以及在何種程度上可以作為豁免財產關系到債務人與債權人之間相互沖突的利益,也關系到個人破產立法目標的實現。盡管基于不同財產的特性以及不同國家的經濟現實基礎、立法偏好、傳統文化等,不同國家可能會作出不同的安排,各國也應根據自己的國情確定符合本國實際的具體內容。但是國際上一些有著成熟個人破產立法的國家的經驗仍然值得研究和借鑒,我國目前正在致力于個人破產立法,未來將作出怎樣的制度選擇,頗值思量。 

參考文獻

[1]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殷慧芬、張達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2016 年,第 31 頁。

[2]參見胡利玲:《論個人破產中豁免財產范圍的確定》,《經貿法律評論》2019 年第 4 期。

[3]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第 92 頁。

[4][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下冊),韓長印、何歡、王之洲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7 年, 第 956 頁。

[5]韓長?。骸镀飘a法學》(第二版),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6 年,第 108 頁。

[6]湯維建:《關于建立我國的個人破產程序制度的構想》,《政法論壇》1995 年第 3 期。

[7]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第 162 頁。

[8]該三項基本原則的具體內容,參見胡利玲:《論個人破產中豁免財產范圍的確定》,《經貿法律評論》2019 年第 4 期。

[9]劉海年:《適當生活水準權與社會經濟發展》,《法學研究》1998 年 第 2 期。

[10]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文版)第 11 條第 1 款,1976 年。

[11]參見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第 96 — 97 頁。

[12]丁燕:《構建與完善多層次企業債務重組法律機制》,《中國社會科學報》2019 年 8 月 28 日。

[13]胡利玲:《論個人破產中豁免財產范圍的確定》,《經貿法律評論》2019 年第 4 期。

[14]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破產法立法指南》(中文版)第 19 條,2006 年。

[15]在美國,可適用的財產豁免規則,包括聯邦破產法財產豁免規則第 522(d)和州豁免規則與非破產的聯邦財產豁免規則。各州可以“選擇退出”(opt out)破產法的財產豁免規則(即排除適用聯邦破產法財產豁免規則),對于未選擇退出破產財產豁免規則的州,債務人可以選擇聯邦破產法第 522(d)所規定的破產財產豁免規則或州法與非破產的聯邦財產豁免規則。如果債務人選擇了聯邦破產法典第 522(d),則不得再主張適用其他聯邦法中的財產豁免規則。

[16]第 522(d)中涉及的額度根據消費物價指數,每三年調整 1 次。最近一次調整是在 2019 年 2 月 5 日,并已于 2019 年 4 月 1 日起生效。See 11 U.S. Code §522 . Exemptions. Notes:Adjustment of Dollar Amounts:The dollar amounts specified in this section were adjusted by notices of the Judicial Conference of the United States pursuant to section 104 of this title as follows:By notice dated Feb. 5,2019,84 F.R. 3488,effective Apr. 1,2019. https://www.law.cornell.edu/ uscode/text/11/522,最后訪問日期 2020 年 3 月 14 日。

[17]此即“通用”金額豁免。它允許債務人豁免不超過規定額度的任何財產。通常債務人會利用通用豁免額度來補足對特定豁免額度的差額。

[18]See 11.U.S.C.A §522(d)(8).

[19]指美國 1986 年《國內稅收法》第 401(a)、403(a)、403(b)或 408 條的規定。

[20]債務人請求特定給付的權利或可追溯的財產,具體包括:(A)根據刑事被害人賠償法作出的裁決;(B)因債務人為其受扶養人的個人的非正常死亡而支付的款項,以支持債務人和債務人的任何受扶養人的合理需要為限;(C)根據人壽保險合同支付的款項,該款項在債務人及其任何受撫養人的合理必要范圍內,根據債務人的去世日期為受撫養人提供保險;(D)因債務人或債務人為其受扶養人的個人的人身傷害(不包括疼痛和痛苦或實際金錢損失的補償)而支付的款項,以不超過 25150 美元為限;或(E)為補償債務人或債務人是或曾經是其受扶養人的個人未來收入損失而支付的款項,但以債務人及其任何受扶養人的支持所合理需要為限。See 11.U.S.C.A §522(d)(11).

[21] See 11.U.S.C.A §522(d)(12).

[22]Richard M. Hynes et al.,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Property Exemption Laws,47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19,24 (Table 1)(2004). 轉引自許德風:《破產法論 - 解釋與功能比較的視角》,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 年,第 528 頁。

[23]日本《破產法》第 34 條第 3 款:不得扣押的財產不屬于破產財團。

[24]日本《民事執行法》第 131 條規定,以下各款規定的動產,不得進行扣押:(1)債務人等生活所必需之衣服、臥具、 家具、廚房用品、榻榻米及門具;(2)債務人每月生活所必需之食品及燃料;(3)標準家庭兩個月的必要生活費, 具體金額由(內閣所發)政令規定;(4)對于主要靠自己勞力經營農業者,其農業生產中必要之器具、肥料、勞逸用 家畜及飼料,以及在下次收貨前繼續農業所必需的種子和其他類似的農產品;(5)對于主要靠自己勞力經營漁業者,其捕撈或養殖水產所必需之漁網及其他漁具、飼料、魚苗等水產品;(6)對于技術人員、工匠、勞務人員等主要 以自己的知識或勞力從事職業或經營者(前兩款規定的人員除外),其業務所必需的器具及其他物品(商品除外);(7)職業或生活所必需之正式印鑒或其他印鑒;(8)佛像、牌位和其他在禮拜或祭祀中直接供奉所必需之物品;(9)債務人必要之家譜、日記、商業賬簿及其他類似的文件;(10)債務人或其親屬所獲得的勛章或其他表彰榮譽之物品;(11)債務人等在學?;蚱渌逃龍鏊袑W習所必需之文件及用具;(12)尚未公開的發明或著作類物品;(13)債務人等必需之義肢或其他身體輔助用品;(14)對于建筑物或其他構筑物,為了防災或安保而根據法令規定 所必須安裝的消防器械、避難器具及其他物品。第 152 條規定,以下各款規定的債權,相當于其在清償期所應受償 之給付的四分之三的份額(其金額超出政令所規定的標準家庭必要生活費用之金額的,以政令規定的金額為準), 不得扣押:(1)債務人為維持生活,而從國家及地方公共團體以外的人處獲得持續性給付的債權;(2)薪金、報酬、 基本工資、退休金和獎金,以及具備此類性質的債權。其中,對于退休金及具備該種性質的債權,相當于該債權四分之三的份額不得扣押;債權人請求實現前條第一款各項規定之金錢債權(以支付金錢為目的之債權)時,前兩項中規定的“四分之三”變更為“二分之一”。

[25]例如日本《生活保護法》第 58 條規定的公共保險的補償金債權、生活保護支援金。根據最高裁判所昭和五十八年 (1983 年)10 月 6 日判決,基于誹謗行為產生的精神損害賠償金,其具體金額未被確定時,具有當事人專屬性,視為自由財產。參見 [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金春等譯,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 年,第 108—109 頁。

[26]參見 [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第 108 頁。

[27]日本《破產法》第 78 條第 2 項第 12 號。

[28]日本《破產法》第 34 條第 4 款第 5 項。

[29]杉本和士:《日本的個人破產免責制度及其防止濫用》,金春、張藎文譯,2019 年東亞破產法論壇上的發言,東亞破產法論微信公眾號 

https://mp.weixin.qq.com/s/UfUydscYIowF622kwIl1Ng。

[30]債務人個人收入每周在 217.5 歐元或每日在 43.5 歐元范圍內不得扣押;如有被扶養人的,多一名每月多 370.76 歐 元、每周多 85.32 歐元、每日多 17.06 歐元;二人以上則每多一人每月多 206.56 歐元、每周多 47.54 歐元、每日多 9.51 歐元。轉引自谷川秀昭:《差押禁止に関する考察》,稅務大學校論叢(57)2008 年版,第 64 頁。

[31]德國執行豁免制度以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為目的,認為強制執行不能將債務人置于國家有義務從經濟上幫助其及其家庭的地步,在保留必要的有體物的同時,對于收入也必須使債務人維持生活而不至于接受社會救助。

[32][ 德 ] 萊茵哈德 . 波克:《德國破產法導論》,王艷柯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 年,第 66 頁。

[33]《德國破產法》第 100 條第 1 款、第 209 條第 1 款第 3 項。

[34]《德國破產法》第 36 條第 3 款。

[35][ 德 ] 萊茵哈德 . 波克:《德國破產法導論》,第 67 頁。

[36]《德國破產法》第 35 條。

[37]如果豁免財產的價值超過了其合理替代物的價格,則破產財產托管人有權主張該財產的所有權。

[38][ 英 ] 費奧娜·托米:《英國公司和個人破產法》(第二版),湯維健等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 年,第 298 頁。

[39]我國《民事訴訟法》第 244 條規定:被執行人未按執行通知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人民法院有權查封、扣押、凍結、拍賣、變賣被執行人應當履行義務部分的財產,但應當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同時,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 5 條中以列舉的方式明確規定了不可強制執行的情形。該第五條規定:人民法院對被執行人下列的財產不得查封、扣押、凍結:(一)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生活所必需的衣服、家具、炊具、餐具及其他家庭生活必需的物品;(二)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所必需的生活費用。當地有最低生活保障標準的,必需的生活費用依照該標準確定;(三)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完成義務教育所必需的物品;(四)未公開的發明或者未發表的著作;(五)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用于身體缺陷所必需的輔助工具、醫療物品;(六)被執行人所得的勛章及其他榮譽表彰的物品;(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條約程序法》,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部門名義同外國、國際組織締結的條約、協定和其他具有條約、協定性質的文件中規定免于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八)法律或者司法解釋規定的其他不得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

[40][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第 60 頁。

[41][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第 108 頁。

[42]參見范健,王建文:《破產法》,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年,第 129 頁。另參見李永軍:《破產法律制度》,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00 年,笫 232 頁。

[43][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第 60 頁。

[44][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中冊),韓長印、何歡、王之洲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7 年, 第 449 頁。

[45][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上冊),韓長印、何歡、王之洲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7 年, 第 113 頁。

[46]此點 1978 年《破產法》與《1898 年破產法》的做法不同。根據后者,在破產案件啟動之時,債務人全新開始所需的財產就會排除在破產財團之外。但是 1978 年《破產法典》規定,豁免財產與其他財產一樣,都屬于破產財團的范圍之內。

[47][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中冊),第 441 頁。

[48]日本《破產法》第 34 條第 1 款。

[49][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第 108 頁。

[50]日本《破產法》第 34 條第 2 款。

[51][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第 60 頁。

[52][ 日 ] 山本和彥:《日本倒產處理法入門》,第 108 頁。根據日本《破產法》第 34 條規定,退職金債權的 1/4 不屬于豁免財產,而是歸屬于破產財團。但是在日本司法實務中較多的情況下采用的不是 1/4 而是 1/8 的標準,并且東京地方法院規定當退職金的 1/8 的金額不足 20 萬日元時,退職金全額均屬于豁免財產,為債務人的生存和發展提供充分保護。

[53]日本《民事再生法》第 196 條至 206 條。

[54]德國《破產法》第 35 條。   

[55][ 德 ] 萊茵哈德 . 波克:《德國破產法導論》,第 65 頁。

[56][ 德 ] 萊茵哈德 . 波克:《德國破產法導論》,第 66 頁。

[57]1986 年《破產法》第 310 條被 2002 年《企業法》第 259 條修改。

[58]參見 [ 英 ] 菲奧娜·托米 :《英國公司和個人破產法(第二版)》,湯維建、劉靜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0 年版, 第 309 頁。

[59]參見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第 101 頁。

[60]參見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第 102 頁。

[61][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下冊),韓長印、何歡、王之洲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7 年, 第 969 頁。

[62][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下冊),第 970 頁。

[63][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下冊),第 972 頁。

[64][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下冊),第 976 頁。

[65][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下冊),第 1001 頁。

[66]參見 [ 美 ] 查爾斯·J. 泰步:《美國破產法新論》(下冊),第 985—993 頁。

[67]世界銀行破產處理工作小組:《世界銀行自然人破產問題處理報告》,第 162 頁。

[68]許德風:《破產法論 - 解釋與功能比較的視角》,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5 年版,第 520 頁。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null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電話: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
安徽快三和值跨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