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實戰案例

上海破產法庭典型案例發布

作者: 時間:2020-03-31 閱讀次數:528 次 來自:中國清算網

上海破產法庭自2019年2月1日正式成立以來,緊緊圍繞依法處置“僵尸企業”,促進市場主體有序退出和困境企業救治目標,依法辦理破產。

此次我們推出的八個案例,側重反映中小企業群體,突出化解企業債務危機、強化程序銜接、規范簡化審理、降低審理成本、保護債權人權利等方面,體現了上海破產法庭在聚焦“辦理破產”指標,提升破產司法水平方面的點滴努力。

●案例一 ●

某醫療公司破產清算期間復工生產案

案件概況

某醫療公司成立于1999年4月,是一家主營醫療用品的企業。2018年起,因公司資金鏈斷裂陷入大量訴訟,無力清償到期債務,債權人向法院申請該公司破產清算。

經管理人核查資產,該公司擁有醫療物資生產資質,且庫存35萬只口罩。2020年1月正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市場緊缺口罩等防疫物資。在債務人公司尚未被宣告破產階段,管理人在法院要求和指導下,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破產法司法解釋(三)”有關重大財產處分規定,制定緊急處置方案,并根據第一次債權人會議通過的非現場表決方式規則,迅速將該緊急處置方案通過電子方式送達各債權人表決通過。管理人遂采取多渠道信息化途徑發布緊急變賣信息。至春節前最后一個工作日,全部口罩緊急處置完畢,變賣價格也在合理市場價幅度內。

之后,根據“防疫”形勢需要,法院繼續加強指導,要求管理人積極尋找合作方,想方設法充分利用債務人公司醫療物資生產資質和設備恢復生產,提供市場急需的口罩;同時也有利于提高債務人財產價值和債權清償比例。經多方聯系努力,管理人與某意向合作公司成功洽談合作方案。政府相關職能部門也為復工生產所需辦理的審批手續開設綠色通道 ?;謴蜕a方案經債權人會議非現場方式表決通過后,法院立即批準。債務人醫療公司隨即恢復口罩生產線,向市場提供急需的防疫物資。

典型意義

本案在審理中正值全國防控新冠疫情,法院以高度的大局意識和社會責任感,急防疫之所需,利用醫療公司原有生產資質和設備條件,在管理人高效、有力的工作配合下,依法及時處置了庫存口罩,并引入合作方恢復生產。為防疫大局貢獻了一份力量,又有利于提高債權人受償利益。

該案在具體處理中,嚴格按照“破產法司法解釋(三)”有關重大資產處置的規定要求,注意保護債權人權利,又靈活運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的“非現場會議表決規則”,快速提交債權人表決,提高了效率并降低了會議表決成本。同時,該案積極發揮“府院聯動”優勢,在政府職能部門的大力支持下,經各方共同努力,在48小時內完成庫存口罩的緊急處置、10天內完成引進第三方合作并恢復口罩生產線。較好實現了服務疫情防控大局和各方利益共贏的良好效果。

●案例二 ●

某建材公司破產清算轉破產和解案

案件概況

某建材公司成立于2012年12月,注冊資本人民幣3000萬元。主要從事建筑材料、工藝品、家具的批發零售和建筑裝飾建設工程設計施工。2019年初,該公司陸續出現無法按期清償到期債務的情況。同年8月,債權人申請對該公司破產清算。

經調查,該公司負債百余萬元,但前期投標的一些重大項目部分已中標,前景預期較好,經營狀況有望改善;且公司還存在大量未到期的應收款,小部分到期應收款沒有收回系受新冠疫情影響。故合議庭認為該公司困境具有暫時性,通過給予緩沖期延長清償期限,存在和解解決債務問題以挽救企業的可能性。在法院監督指導下,管理人制定了債務人繼續營業方案,并開展了向執行法院申請刪除債務人失信信息,助其滿足參與投標的資格條件,及時與招標方溝通獲得理解信任,鞏固和解基礎;又克服新冠疫情影響,組織債權人與債務人多次協商償債方案,積極促成各方達成和解共識。債務人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和解申請并提交和解協議草案。法院審查后依法裁定實業公司進入破產和解程序。和解協議草案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上獲全票通過,法院于同日及時裁定認可和解協議,終止和解程序。

典型意義

本案債務人雖陷入財務困境,但其債務規模較小,項目具有較好前景,可予以紓困挽救。故采取了管理人監督下繼續營業、分期清償債務的破產和解方案。管理人又積極發揮作用,及時溝通執行法院、招標方和債權人,幫助債務人修復信用、重塑商業形象和經營環境;同時區分不同債權人情況,在和解方案中安排了小額債權人于破產和解程序終止后一次性全額清償、其他債權分期全額償付的計劃,滿足了不同債權人的利益需求。該案審理用時130天,取得了多方共贏的良好效果。

●案例三 ●

某珠寶公司破產清算轉破產和解案

案件概況

該珠寶公司系一家成立于2014年6月的民營企業,主營業務為珠寶飾品等的銷售。后該公司以資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為由申請破產清算。經審理,該公司對外債權債務關系簡單,核查確認的申報債權金額為一百余萬元;且債權人和債務人均有和解意愿。為避免該公司破產清算后徹底退出市場,法院多次召開管理人會議,分析解決該企業經營危機的多種途徑方案。在法院指導下,管理人引導債務人在破產宣告前申請轉入破產和解程序,并組織債權人與債務人多次協商償債方案,積極促成了各方達成和解共識。合議庭經對和解協議草案的合法性、可行性審查,依法裁定案件轉入破產和解程序。最終,和解協議經全部債權人同意通過。法院依法裁定認可和解協議,終止和解程序。

典型意義

本案債務人為民營企業,雖然申請破產清算符合法定條件,但其仍具市場價值,對于債權人、投資人以及債務人企業而言,破產清算并非共贏方案?;谄髽I紓困以及更好地保護債權人利益,本著從債務人實際情況出發,充分尊重企業商業判斷和各方權利處分,靈活運用破產清算與破產和解的程序轉換,發揮了和解制度的破產預防功能,助力中小民營企業化解債務危機,實現再建重生,既保護了債權人的合法利益,也為一時陷入困境中的中小企業贏得了一線生機。

●案例四 ●

某實業公司破產清算轉破產和解案

案件概況

債務人公司是一家于2009年7月注冊成立的民營企業。2014年,依據生效判決,債務人被申請強制執行。因無財產可供執行,執行法院于2014年12月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約五年后,債權人某科技公司以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提出破產清算申請。

經審查,本案債務人的債權債務關系簡單,申報債權較少,且債務人大股東表達了希望公司免于宣告破產的愿望。法院遂釋明引導其通過破產和解程序自救。經過多次磋商,債務人實業公司提出和解申請并提交了和解協議草案。法院對和解協議的合法性、可行性進行審查后,裁定本案由破產清算程序轉入破產和解程序。2019年11月,和解協議草案經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依據和解協議,債務人通過引入第三方資金分期償還債權人全部欠債,且第一期償付款在和解協議通過當日即履行完畢。法院依法裁定認可和解協議,終止和解程序。

典型意義

本案通過發揮和解制度的破產預防功能,既助力中小民營企業化解債務危機,留存再生機會,又助力化解執行“終本”積案。

破產和解制度具有程序簡便和成本較低的特點。本案債權人債權長達五年未能獲得清償,通過破產程序尋求債權實現。合議庭在了解到債務人實業公司不希望被破產清算的意愿后,及時釋明引導債務人通過破產和解制度解決生存危機。在充分尊重當事人意志前提下,破產清算程序轉換為和解程序,管理人指導債務人完成了和解協議制定并獲債權人同意。破產和解制度在本案中的成功運用,使得債務人實業公司主體資格得以保留,有了再生機會;同時也徹底清除了執行案件,發揮了破產化解“執行難”的功能作用。

●案例五 ●

某網絡公司執行轉破產清算案

案件概況

某網絡公司于2012年10月注冊設立,注冊資本人民幣100萬元,因運行困境而陷入數十起糾紛,被判決承擔償債責任且進入強制執行的案件多達26件。因被執行人無財產可供執行,而被執行法院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2019年10月,經法院釋明后債權人申請將案件移送上海破產法庭。

合議庭審理中注重將破產程序與執行程序有機銜接,執行階段已形成的“點對點”“總對總”財產調查信息、公司工商登記調查信息、法定代表人調查信息等執行資料全部移交破產程序,做好執、破兩端銜接。合議庭和管理人在執行基礎上開展工作:已調查過的工作無需重復;適用簡化審程序;在企業破產重整信息網發布公告;在法定期限內縮減債權申報期;召開網絡債權人會議;在保障債權人權利前提下簡化會議議程;合并宣告破產和終結破產程序等,用時43天即審結了該案。

典型意義

本案系執行轉破產清算案件。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關于加強綜合治理從源頭切實解決執行難問題的意見》中,明確要求暢通執行案件進入司法破產程序的渠道?!皥剔D破”工作已納入強化執行難源頭治理的制度建設中。該案債務人企業涉及多家法院二十余起執行積案,通過轉入破產程序集中清算,統盤清理了債權債務。對化解執行積案和清理僵尸企業具有借鑒意義。

實踐中,符合執轉破條件的執行案件為數不少,但執轉破機制存在銜接不暢的問題。該案在已有文件規定基礎上,進一步細化執、破兩端的銜接機制。通過個案實際操作,在前期審查階段,與執行部門就案件識別、會商溝通、移送材料標準等銜接方面,及時發現問題并改進工作機制,為后續破產原因的準確認定打下扎實基礎,節約破產程序啟動后財產調查等程序成本;正式受理后,通過適用簡化審程序、注重審理節點控制、依托網絡刊登公告和召開視頻債權人會議、合并宣告破產和終結程序等,快速高效審結案件,極大地降低了時間成本。

●案例六 ●

某貿易公司破產清算案

案件概況

債務人貿易公司與債權人電氣公司發生合同糾紛,經法院判決確認貿易公司債務金額近千萬元,經法院強制執行仍未能清償。債權人電氣公司遂提出破產清算申請。

合議庭經根據案情按照上海高院《關于簡化程序加快推進破產案件審理的辦案指引》規定適用簡化審程序進行審理,制定詳細的程序推進計劃表,要求管理人嚴格落實各節點工作,快速推進審理程序,整個程序歷時36天完成。與此同時,根據債務人公司主要管理人員下落不明,執行階段無財產可供執行,以及管理人未能接管到財務賬冊和財產的情況,為切實保護債權人利益,法院向管理人發出履職要求告知書,監督指導管理人全面開展盡調工作,著重要求管理人對債務人的銀行存款、車輛、房地產、有價證券、知識產權、工商信息和職工社保等開展詳盡的全面調查。管理人重點圍繞財產線索調查,勤勉高效地開展了一系列工作。其間,管理人就查找到的債務人所持有的一項注冊商標,尊重債權人會議決議不予處理。根據管理人清理結果和相關規定,合議庭審查后裁定宣告債務人破產并提前終結破產程序。

典型意義

本案債務人公司存在“三無”情形,法院適用簡化審程序高效審理,加快市場出清,降低了程序成本。同時,注重要求管理人勤勉盡職開展全面調查工作,盡最大努力保護債權人利益。為簡化審高效、規范審理提供了參考示例。

按照《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提升破產審判效率的目標,合議庭有效貫徹“簡案快審”原則,每道程序緊密銜接,督促指導管理人勤勉履職,并就可能出現的問題做好預案,確保了債權人會議等各項工作按計劃順利完成。同時,雖然程序簡化,但對管理人履職要求并未降低,向管理人發送《履職要求告知書》,著重要求管理人開展全面調查,尤其注重督促管理人全過程工作必須“全程留痕”,盡力保護債權人利益。

●案例七 ●

某倉儲服務公司破產清算案

案件概況

2019年4月,三中院以“破申”字號立案受理某倉儲公司申請破產清算案。次月,債權人某科技公司依據最高人民法院“破產法司法解釋(三)”第十條規定,以核查債務人倉儲公司是否存在破產逃債為由,申請查閱該公司財務賬冊資料、職工安置方案、擔保信息等情況。法院審查其主體資格、查閱范圍和目的后,準許查閱并告知保密要求。在法院依法裁定受理債務人倉儲公司破產清算后,債權人某科技公司再次以需核查債務人倉儲公司大額應收款形成原因、是否具有個別清償行為等為由,提出查閱賬冊資料的請求。在法院指導下,管理人對其請求予以準許,同時考慮到查賬工作的專業性、復雜性,為便于更有針對性地查閱,引導債權人科技公司列出問題清單,委托審計機構對照查找,專項逐一答復,取得該債權人認可,保護了債權人的知情權。

典型意義

單個債權人知情權是債權人行使決策、表決權的基礎,也是確保破產程序公開透明的必要保障。本案在破產審查和審理階段,均注意保障債權人的知情權、調查權及參與權,以有效解決實踐中破產程序信息不對稱、債權人參與不足監督不夠的問題。特別是對債權人在破產審查階段提出的查閱請求,在查明債權人資格的前提下,也保護了其知情權的行使,為保障后續程序順利進行打下基礎。

根據“破產法司法解釋(三)”第十條的規定,單個債權人有權查閱其參與破產程序所必須的債務人財務和經營信息資料。本案債權人在申請審查及后續審理階段分別提出行使知情權要求。合議庭對于申請審查階段的債權人查閱請求,認為需滿足以下條件:其一,查閱主體應具有債權人適格身份的證據;其二,查閱內容應限于參與破產程序內的債務人財務和經營信息資料,涉及商業秘密的,債權人應負有保密義務;其三,查閱目的應屬正當。債權人科技公司申請審查階段的查閱請求均符合上述條件,故法院予以準許,同時作了保密告知。對于破產清算階段的債權人查閱請求,為新的查閱內容,查閱目的正當,合議庭予以準許,有利于監督破產程序公開透明地進行。

●案例八 ●

某咨詢中心申請某娛樂公司強制清算案

案件概況

該娛樂公司由股東某服務公司和某香港公司在1993年出資設立,服務公司持股10%。2013年娛樂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但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服務公司曾向香港公司發函,要求組成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但函件以“查無此人”被退回。2019年3月,服務公司的唯一股東某咨詢中心在辦理服務公司注銷手續時,出具債權債務關系保結承諾,承諾服務公司注銷后如有債權債務未了事宜,蓋由其負責。同年9月,服務公司完成工商注銷手續,但并未對其持有的娛樂公司股權進行清理。咨詢中心遂向法院申請對娛樂公司進行強制清算。

合議庭審查后認為,基于咨詢中心與被清理公司的投資關系以及保結承諾,可認定咨詢中心與娛樂公司存在利害關系。根據《民法總則》第七十條的規定,利害關系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遂認定咨詢中心申請主體資格,裁定受理咨詢中心對娛樂公司的強制清算申請。

典型意義

根據《公司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強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的相關規定和精神,強制清算程序的申請主體為股東和債權人。本案申請人咨詢中心既非被申請人娛樂公司的股東,也非債權人,不屬上述規定的申請主體。新頒布的《民法總則》第七十條就強制清算救濟規定了“利害關系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雖然《公司法》于《民法總則》而言系特別法,但對于如本案娛樂公司已被吊銷營業執照又無清算義務人申請的特定情形,《公司法》并未予以明確規定。依法律適用的基本原則,應適用新法《民法總則》規定,確定有投資關系和保結承諾的咨詢中心為利害關系人,有權向人民法院提出強制清算申請。

本案對《民法總則》規定的“利害關系人”的司法適用,能避免因拖延清算給債權人利益保護以及相關利害關系人的不良影響,有利于促進已經出現解散事由的公司依法退出市場,發揮強制清算制度對市場出清、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的作用。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null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電話: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
安徽快三和值跨度走势